新浪順豐口罩寄香港客户端

深度聚焦:未設立的基金會,與林生斌不得不答之疑

深度聚焦:未設立的基金會,與林生斌不得不答之疑
2021年07月09日 22:35 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未設立的基金會,與林生斌不得不答之疑 | 深度聚焦

  記者/張月朦 李佳楠  實習記者/袁嘉眀 施嘉翔

6月30日,林生斌發微博公佈產女消息後陷入輿論漩渦6月30日,林生斌發微博公佈產女消息後陷入輿論漩渦

  6月30日,“杭州保姆縱火案”受害人家屬林生斌發文稱自己已再婚生女,隨即引發了輿論廣泛的爭議。人們一邊驚訝於一直以懷念妻女面目示人的林生斌竟已低調生子,一邊則發現林生斌亡妻朱小貞的哥哥也發了一條微博,稱“我妹留給二老的,也該憑你自己良心做個了結了。”

  林生斌的評價迅速滑向四年前的反面。人們質疑林生斌獨佔屬於亡妻朱小貞的財產、立“情深義重”人設,並利用亡妻與孩子的名義帶貨,甚至連他曾經捐建的水井也未能逃脱被討論的命運,被打上了“他心虛”、“鎮魂所用”的標籤。

  在質疑面前,林生斌先是保持了沉默。他關閉了微博,也清空了抖音、淘寶店鋪。直到7月8日才連發多條微博迴應,並表示將委託律師,把“公眾對他涉及非私德方面的公示逐一轉發於眾”。但他的迴應並未平息輿論,網友表示,在關鍵問題上,迴應仍“不清不楚”。

7月1日,朱小貞的哥哥發佈微博迴應7月1日,朱小貞的哥哥發佈微博迴應

  與亡妻家屬存在爭議的財產為何

  6月30日,“杭州保姆縱火案”受害人家屬林生斌發文稱再婚生女之後,亡妻朱小貞的哥哥朱先生髮了一條微博,引來諸多猜想。朱先生直指:“我妹留給二老的,也該憑你自己良心做個了結了。二老年事已高,身體又不好,你叫他們找律師與你對峙,我看還是不要耗他們了。

  該微博被轉發16萬多次,不少網友解讀認為,林生斌在獲得賠償款後,並未給亡妻朱小貞的父母應得部分。

  林生斌的代理律師林傑在微博上表示,刑事追責結束後,林生斌和朱恆仁、徐玫枝(朱小貞父母)共同向杭州中院提起生命權糾紛民事賠償訴訟,後各方在法院主持下和解結案,三位原告均簽字確認,對方也向上述三位原告支付了賠償款;1.38億元是起訴金額,包含死亡賠償金和精神損害賠償金等項,但並非和解的金額。具體數字因簽訂保密協議,各方均承諾遵守保密義務。

  7月8日,林生斌在微博上對此作出解釋,火災民事訴訟的調節賠償金67%分別用於償還火災房屋的貸款、2016年公司的銀行貸款、亡妻及孩子的後事及墓地、期間產生的維權費用等相關事宜。餘下的33%留給了亡妻父母。但亡妻的其它財產,包括銀行卡里的錢和火災房屋尚未進行公證、支取與過户。“我自以為這些足夠為二老頤養天年,並沒有多想。”他寫道。

  除了賠償金,朱小貞還有其他財產。根據天眼查顯示,林生斌與朱小貞共同擁有三家公司,其中兩家法定代表人為林生斌,一家法定代表人為朱小貞,法定代表人為朱小貞的公司目前仍在存續中。林生斌在微博中稱,朱小貞的母親要求他把小貞留給她的給她,他則與朱小貞的母親説“我可以把我的公司賬目與我的財產明細交給她。“我的原話為‘我給你找律師你未必相信,那可以讓慶豐請律師幫忙審核一下,這其中要什麼都可以和我説。’並不存在網上流傳我要與岳母對簿公堂的情況。”

  對於涉及爭議財產究竟為何,記者聯繫了朱小貞的哥哥朱先生,朱先生未接電話。

  在林生斌發佈解釋微博之後,朱小貞的堂妹再度發聲,質問林生斌是否問心無愧。而朱先生亦再次發微博稱,自己從未消費妹妹與外甥,後期妹妹所有遺產款項在經過父母同意後,將全數捐出。 

林生斌曾承諾設立基金會林生斌曾承諾設立基金會

  承諾設立的公益基金為何沒設立

  另一個進入網友視野的,則是林生斌在縱火案後曾表示要籌建基金會,提升高層住宅防火減災水平,但這一基金會至今沒有下文。

  在2017年的一段視頻採訪中,林生斌表示自己拿賠償款是為了做“潼臻一生”基金會,幫助全國消防受災的這些人。面對記者詢問:“這個基金會的意思是説,如果你們獲得賠償,把賠償全部用來基金會嗎?”林生斌回答:“對。”

  7月9日,林生斌代理律師何律師就基金會籌建、公益捐助等問題回覆深一度記者表示,2017年7月12日,他受託發佈《“藍色錢江6•22火災案”遇難者家屬發願籌建“潼臻一生”公益基金會》一文。文中明確表明,“籌建該公益基金與6•22火災案的善後處理沒有關聯,望社會各界充分理解。”

  何律師提到的文章,在2017年7月12日發佈於浙江澤厚律師事務所微信公眾號上。文章稱,林生斌決定聯合一些好友,發起設立“潼臻一生”公益基金。該公益基金將致力於提升中國高層住宅防火減災水平,倡導房產開發商、物業服務企業和社會各界充分重視消防安全,促進家政服務業完善保姆的甄選管理機制。

  當時,林生斌稱,“潼臻一生”是他和妻子朱小貞共同打拼創建的服裝品牌,裏面融合了家人的名字,他希望也能用“潼臻一生”來命名該公益基金。他已委託好友和律師幫助籌建該公益基金,在通過政府有關部門核准審批前,謝絕任何方面的捐資,且初步考慮私募而非公募的模式,籌建該公益基金與“6•22火災案”的善後處理沒有關聯,望社會各界充分理解。

  何律師告訴深一度記者,在該文發佈前,林生斌亦未向他表示,將未來可能獲得的人身損害賠償款項捐贈給基金會。

  何律師表示,除了該文發佈前就籌建基金會有過討論外,民事案件部分經法院調解結案後,林生斌就有關公益基金會設立審批、善款募集、基金會管理等事項數次向他諮詢,但對於林生斌個人而言,公益基金會的設立在審批上具有相當大的難度,因此未能達成所願。

  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公益慈善與非營利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馬劍銀並不認同這種説法。

  馬劍銀介紹,成立基金會需要按照慈善法和基金會管理條例的規定,向省級以上民政部門(有些地方授權下放)申請登記。此外,捐贈人還可以與現有的慈善組織或其他相關社會組織合作,捐贈設立專項基金,由該組織管理。

  馬劍銀認為,雖然成立基金會流程並不簡單,根據現行基金會管理條例規定,要求最低註冊資金為200萬元,正在制定中的社會組織登記管理條例可能會有調整。但如果確實去民政部門諮詢,這麼大的案件、輿情和社會意義,相信民政部門肯定會積極幫助的。

  對於林生斌沒有兑現成立基金會的承諾是否涉嫌違法,馬劍銀表示,如果林生斌承諾沒有兑現,只能在道德上譴責他,但不能認定他的行為構成法律意義上的“諾而不捐”。

  根據慈善法第41條規定,如果捐贈人通過廣播、電視、報刊、互聯網等媒體公開承諾捐贈的,捐贈人違反捐贈協議逾期未交付捐贈財產,那麼慈善組織或者其他接受捐贈的人可以要求交付。

  馬劍銀表示,“諾捐”首先要有捐贈協議,也就是存在具體接受捐贈的慈善組織或者其他接受捐贈的人,也只有他們才有權利在出現“諾而不捐”情形時要求交付或者依法向法院申請支付令或者提起訴訟。

林生斌代理律師之一林傑發微博對賠償金部分作出解釋林生斌代理律師之一林傑發微博對賠償金部分作出解釋

  淘寶店愛心捐贈款項去向是否明晰

  另一個被網友質疑的問題是,林生斌此前承諾在其淘寶店鋪每筆成交訂單中,成交額的10%將捐贈到公益計劃中。隨着網店的關閉,網友質疑林生斌並未履行上述捐贈。

  何律師表示,其淘寶店鋪參與平台“商家公益體驗官”,由平台在該公益寶貝區域的訂單完成結算後,自動扣除每筆成交額10%,再由平台去捐贈給需要幫助的人。

  馬劍銀告訴記者,商家在銷售時參與“愛心捐贈”的行為屬於公益營銷。根據《慈善法》第37條規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開展演出、比賽、銷售、拍賣等經營性活動,承諾將全部或者部分所得用於慈善目的的,應當在舉辦活動前與慈善組織或者其他接受捐贈的人簽訂捐贈協議,活動結束後按照捐贈協議履行捐贈義務,並將捐贈情況向社會公開。

  馬劍銀告訴深一度,即使林生斌沒有涉嫌違法,如果藉助網店開展公益營銷,也應在活動結束後按照捐贈協議履行捐贈義務,也有義務將捐贈情況向社會公開。此外,淘寶等平台有監督責任。

  為此,記者詢問了一家廣東的淘寶電商企業,該企業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淘寶商家可自行決定是否要參與平台的公益捐贈項目,並可以選擇“按成交額百分比”捐贈或是“按制定金額捐贈”。其中,“按成交額百分比捐贈”既可以選擇固定比例(0.3%)或自定義捐贈比例。

  該工作人員還告訴記者,在平台上,有若干公益項目可供商家選擇。顧客付款後,屬於“愛心捐贈”那部分款項會直接劃到公益項目部分,並不會進入店鋪的賬户中。但關於“潼臻一生”淘寶店鋪在參與公益項目中究竟捐了多少錢,記者聯繫林生斌,截至發稿前,尚未得到回覆。

責任編輯:賴柳華 SN244

新浪順豐口罩寄香港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